气肋式膜结构——“火眼”实验室

   在去年全球疫情的严峻形式下,膜结构建筑也利用自己的优势为疫情出了一份力。今天,就带大家走进疫情期间诞生的新冠检测气膜实验室:“火眼”实验室。

   在病毒快速传播期间,“火眼”实验室利用气膜建筑快速量产的优势,为疫情防控贡献了数百万例新冠检测,及时精准高效的排查最大限度地缓解社会危机。目前,火眼实验室已经在全国13个城市投入使用。在全球疫情爆发后,火眼模式成为中国样本落地海外,在阿联酋、文莱、塞尔维亚等多地筹建运营。

   疫情何时爆发,爆发在哪个城市这些问题是难以预估的,这就暴露了传统核酸检测实验室的缺点:建造周期较长、安装难度高、无法打包储备。无法满足在一周甚至几天内完成运输、搭建的要求,所以必须有一个能够空运的方案,因此可折叠的气膜实验室应运而生。大大提高了响应速度。在北京大兴区的火眼实验室仅6天就建设完成,日检测通量已达到10万人份,成为当前全球日检测通量最大的气膜“火眼”实验室。

   火眼实验室具有低能耗、更智能、可收纳、易运输等优点,在拥有这么多强大性能的同时,低造价又是如何实现的呢?

   传统的实验室安装复杂,需要专业人员,而气膜实验室简化了安装流程,只需普通工人,利用充气泵充气便可搭建成型。大大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如果疫情爆发在城市中心区或者贫困地区,在无法使用大型设备的情况下,人工就可进行搬运,也能够建成。更快速地应对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

那么该产品还可以应用到哪些领域呢?

   负压隔离病房、展览展厅、零售店、民宿等等都可以采用气膜建筑的形式,充气形成可持续的智能化灵活空间。还可以通过在气膜表面喷筑复合材料,变成混凝土壳体结构,形成永久性建筑或者覆土式壳体结构。这样的建造方法,可在将来面向救灾和难民提供低精度的快速建房体系。

深圳市金鑫空间膜结构建筑设计院是国内顶尖的膜结构建筑设计单位,是一家专注于膜结构建筑设计与研究的设计院。业务涉及张拉膜结构、骨架式膜结构、充气膜结构、钢结构;对PVC、PTFE、ETFE膜材有着丰富的设计经验。我们尤其擅长大跨度结构、异性空间结构、索结构、封闭式建筑以及开启结构的设计与研究,涉及的领域有景观膜结构、停车棚膜结构、体育设施膜结构、污水加盖池膜结构等。